預計2025年電力行業(yè)用煤25.2億噸

2023-06-26 10:55:25    來(lái)源: 中電聯(lián)

核心觀(guān)點(diǎn):加快推動(dòng)能源電力轉型,是碳達峰、碳中和戰略目標的主要內容和關(guān)鍵領(lǐng)域。在轉型過(guò)程中,既面臨能源生產(chǎn)和消費總量繼續顯著(zhù)增長(cháng)的約束,還要解決可再生能源接入比例逐步提高、用電負荷特性持續變化,對電力系統安全穩定運行提出的更高要求,尤其今年下半年全國多地出現電力供應缺口,更突出體現了煤電對保障電力供應安全的兜底作用。

預計“十四五”電力行業(yè)用煤需求年均增長(cháng)2.4%左右,2030年達24.5-25.3億噸,用煤需求季節性波動(dòng)強度進(jìn)一步增大;發(fā)電用天然氣需求年均增長(cháng)超過(guò)10%。電力安全高度依賴(lài)電力燃料供應。

提出如下建議:一是統籌做好上下游能源行業(yè)能源轉型頂層設計,提升煤炭供應能力,增強供應彈性。二是進(jìn)一步完善推進(jìn)煤炭產(chǎn)供儲銷(xiāo)體系建設,確保電煤穩定供應。三是建立和完善市場(chǎng)機制和價(jià)格機制,推動(dòng)煤電轉型和健康持續發(fā)展。四是持續加大財稅費政策支持力度,提高火電企業(yè)持續發(fā)展能力。五是加快推進(jìn)關(guān)鍵核心技術(shù)的研發(fā)和規?;瘧?。

一、當前火電發(fā)展及燃料供需現狀

1.煤電發(fā)展和電煤供需現狀

煤電作為我國主力電源,長(cháng)期以來(lái),發(fā)揮著(zhù)電力安全穩定供應、應急調峰、集中供熱等重要的基礎性作用。2020年底,燃煤機組裝機10.8億千瓦,為2000年的5倍。隨著(zhù)電力產(chǎn)業(yè)轉型升級,風(fēng)水光核等清潔能源的快速發(fā)展,煤電裝機占比逐年下降,利用小時(shí)數明顯降低。2020年煤電裝機占總裝機的比重49.1%,首次降至50%以下;利用小時(shí)4340小時(shí),比2011年下降965小時(shí);煤電發(fā)電量占總發(fā)電量的比重60.8%,煤電依然是中國電力供應中不可或缺的主力電源。

2020年,全國電廠(chǎng)發(fā)電及供熱消耗原煤23.0億噸,占全國煤炭消費量53%,其中華北區域消耗量最高,華東次之。煤炭去產(chǎn)能效果明顯,產(chǎn)能步向主產(chǎn)地、大型企業(yè)集中。2020年,全國原煤產(chǎn)量38.4億噸,同比增長(cháng)0.9%,其中,山西、內蒙古、陜西三省原煤產(chǎn)量占全國煤炭產(chǎn)量的71.4%,比2015年提高7.0個(gè)百分點(diǎn)。由于煤炭資源和消費需求的逆向分布,近半數煤炭依賴(lài)跨省區運輸,2020年,內蒙古、山西、陜西合計調出煤炭16.7億噸,占當年全國煤炭產(chǎn)量的48.5%,調出地集中、調出量大,加大了煤炭產(chǎn)運需銜接難度和壓力。進(jìn)口煤是國內煤炭資源的重要補充,在穩定電煤整體供應體系、促進(jìn)鍋爐配煤摻燒、改善企業(yè)經(jīng)營(yíng)等方面發(fā)揮了積極的重要作用。

2016年下半年以來(lái),受各種因素影響,煤炭供應形勢持續偏緊。尤其是今年3月份以來(lái),各月產(chǎn)量增速均在零上下或負增長(cháng),電煤需求增長(cháng)超預期而產(chǎn)量增加乏力,市場(chǎng)供應嚴重不足??涌?、港口、用戶(hù)端等各環(huán)節價(jià)格均大幅跳漲,屢創(chuàng )新高,遠遠高于電力企業(yè)承受能力,煤電企業(yè)陷入整體虧損。同時(shí)電煤的緊張形勢也隨之影響電網(wǎng)的穩定運行,多個(gè)地方不得已采取有序用電,甚至出現了拉閘限電現象。

2.燃氣發(fā)電和天然氣供需現狀

2020年底,全國燃氣發(fā)電裝機容量9802萬(wàn)千瓦,占發(fā)電裝機比例4.5%,主要分布在京津冀、長(cháng)三角和珠三角等東部經(jīng)濟發(fā)達地區。除部分地區供熱機組外,多以調峰調頻為主,約占燃氣發(fā)電機組總容量的70%。2020年,全國燃氣發(fā)電機組發(fā)電量為2485億千瓦時(shí),占全國發(fā)電量的3.3%。燃氣發(fā)電利用小時(shí)較低。燃氣發(fā)電企業(yè)經(jīng)營(yíng)成本居高不下。

我國天然氣資源不足,對外依存度逐年增長(cháng)。2020年,天然氣進(jìn)口量1397億立方米,同比增加5.3%,對外依存度為43.0%。儲氣設施建設落后、調峰矛盾突出,尤其近幾年來(lái)“煤改氣”政策下,我國冬季天然氣消費量激增,峰谷差也更加突出。

二、能源轉型中的火電發(fā)展及燃料需求

1.能源轉型下火電發(fā)展規模及布局

黨的十九屆六中全會(huì )及中央經(jīng)濟工作會(huì )也提出,傳統能源逐步退出要建立在新能源安全可靠的替代基礎上?!吨泄仓醒?國務(wù)院關(guān)于完整準確全面貫徹新發(fā)展理念做好碳達峰碳中和工作的意見(jiàn)》中強調要統籌煤電發(fā)展和保供調峰。國務(wù)院在《2030年前碳達峰行動(dòng)方案》中明確要嚴格控制新增煤電項目,有序淘汰煤電落后產(chǎn)能,加快現役機組節能升級和靈活性改造,積極推進(jìn)供熱改造,推動(dòng)煤電向基礎保障性和系統調節性電源并重轉型。

中短期內,煤電裝機達峰前,煤電機組盡可能按照“增容控量”的思路安排運行,現有機組延壽及靈活性改造,同時(shí)新增部分裝機滿(mǎn)足電力平衡要求,盡可能利用清潔能源發(fā)電,減少碳排放。預計“十四五”、“十五五”期間,全國煤電裝機新增1.5、0.3億千瓦,2025年、2030年全國煤電裝機分別達到12.3、12.6億千瓦,2030年,全國煤電裝機達峰。遠期來(lái)看,對于我國煤電退出程度仍存在不同觀(guān)點(diǎn),取決于各項關(guān)鍵技術(shù)的發(fā)展路徑和成熟程度。

燃氣發(fā)電具有調節速度快、調峰幅度大、二氧化碳排放低等優(yōu)勢,燃氣發(fā)電在能源轉型中的定位和發(fā)展方向相對比較明確,“十四五”及以后,調峰電源將是氣電發(fā)展的主要方向。從成本、對外依存度、化石能源特性上看,燃氣發(fā)電不宜成為持續快速大量發(fā)展的電源,可以適度推進(jìn)。預計到2025年、2030年全國氣電裝機分別達到1.5、2.35億千瓦。

2. 電力燃料需求預測及展望

預計“十四五”期間電力消費將以中速保持剛性增長(cháng)。綜合考慮我國經(jīng)濟發(fā)展階段、電能替代、新型城鎮化建設、能效水平提升,根據中電聯(lián)相關(guān)研究,預計“十四五”、“十五五”期間,我國全社會(huì )用電量年均增速分別為4.8%、3.6%,2025年、2030年我國全社會(huì )用電量分別為9.5萬(wàn)億、11.3萬(wàn)億千瓦時(shí)。

在充分考慮用電需求和保障用電安全的基礎上,以?xún)?yōu)先發(fā)展清潔能源、促進(jìn)電力行業(yè)綠色低碳發(fā)展為原則,從發(fā)揮兜底和調節性作用角度預測煤電、氣電發(fā)電量。預計“十四五”期間,煤電、氣電發(fā)電量年均分別增長(cháng)2.4%、12.5%左右;進(jìn)入“十五五”時(shí)期,隨著(zhù)儲能技術(shù)的成熟和應用,清潔能源、核電等加快發(fā)展,煤電發(fā)電量增長(cháng)有限,總體呈倒“V”型走勢波動(dòng),煤電發(fā)電量年均增速-0.7%~0.1%,氣電發(fā)電量增長(cháng)相對平穩,與“十四五”增速基本持平,2030年氣電發(fā)電量6700億千瓦時(shí)左右。

綜合考慮煤電機組出力情況、設備升級、節能改造和參與深度調峰對煤耗的影響,預計2025年電力行業(yè)用煤25.2億噸左右,“十四五”年均增速2.4%左右,2030年電力行業(yè)用煤24.5-25.3億噸??紤]到極端天氣、清潔能源的消納以及儲能技術(shù)的發(fā)展情況,所帶來(lái)的用電需求增長(cháng)的不確定性,煤電的兜底保障作用或不可缺,在經(jīng)濟保持正常發(fā)展情況下,煤電出力或將高于預期,電煤需求增長(cháng)存在突破以上預測的可能。電力燃料耗用波動(dòng)性增大,夏、冬兩季呈雙高峰。電網(wǎng)安全高度依賴(lài)電力燃料供應。

3.電力燃料供應情況展望

未來(lái)煤炭產(chǎn)量在“十四五”時(shí)期需維持一定增長(cháng)。煤炭進(jìn)口方面,近幾年進(jìn)口煤量維持2.7-3億噸左右,預計后期進(jìn)口煤量大概率維持在3億噸左右。從目前煤炭規劃意見(jiàn)來(lái)看,煤炭產(chǎn)量增速遠低于電力用煤增速。若進(jìn)一步提升煤電利用效率與清潔化水平的同時(shí),大力壓降散燒煤和工業(yè)用煤,用煤結構進(jìn)一步向電力傾斜,其他行業(yè)用煤及散燒煤需求控制在預期范圍內,電煤供需可基本實(shí)現平衡。

煤電基礎保障性和系統調節性電源的系統定位,對電煤安全、穩定、充足供應提出更高要求,電力燃料供應需要在能源轉型中維持動(dòng)態(tài)平衡。煤炭供應的緊平衡與電煤需求波動(dòng)性增強的矛盾更加突出,煤炭供應應對需求波動(dòng)的彈性不足,易出現時(shí)段性、區域性供需失衡情況。

三、相關(guān)建議

我國經(jīng)濟進(jìn)入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階段,電力需求和負荷將繼續保持較快增長(cháng)。“雙碳”目標下,能源電力行業(yè)轉型調整步伐加快,并處于構建以新能源為主體的新型電力系統的進(jìn)程中,電力安全穩定供應的難度更大,季節性及極端天氣下電力供應緊張的情況將明顯增多,需要發(fā)揮煤炭在能源中的主體作用,以及煤電在電力系統中的兜底保供和調峰調頻作用。

一是統籌做好上下游能源行業(yè)能源轉型頂層設計。統籌規劃煤炭產(chǎn)能,繼續核增部分煤炭產(chǎn)能,提升煤炭供應能力,防止煤炭產(chǎn)量收縮過(guò)快,提高部分用煤地區的內部平衡保障能力,保持進(jìn)口煤政策的連續性,確保電煤、電力供應安全。

二是進(jìn)一步完善推進(jìn)煤炭產(chǎn)供儲銷(xiāo)體系建設。研究建立煤炭?jì)洚a(chǎn)能和應急生產(chǎn)能力,制定煤礦保供與彈性生產(chǎn)機制,優(yōu)先組織滿(mǎn)足條件的先進(jìn)產(chǎn)能煤礦,形成煤礦應急生產(chǎn)能力,增強供應彈性。完善煤炭生產(chǎn)模式和中長(cháng)期合同中均衡的供應模式,提高煤炭生產(chǎn)交易的彈性。完善煤炭?jì)渲贫纫?,分時(shí)段制定煤炭?jì)涮鞌禈藴?。持續完善煤炭運輸體系建設,打通運輸瓶頸。

三是建立和完善市場(chǎng)機制和價(jià)格機制。進(jìn)一步完善和推動(dòng)電煤中長(cháng)協(xié)機制。進(jìn)一步理順電力、熱力價(jià)格與煤炭、天然氣價(jià)格機制,建立成本傳導順暢、聯(lián)動(dòng)合理、調節有效的市場(chǎng)化價(jià)格機制。完善電力市場(chǎng)輔助服務(wù)補償與交易機制,健全完善煤電參與電力輔助服務(wù)的政策機制,出臺針對深度調峰和備用機組的兩部制電價(jià)。

四是持續加大財稅費政策支持力度,提高火電企業(yè)持續發(fā)展能力。針對當下的火電機組經(jīng)營(yíng)困難的問(wèn)題,向經(jīng)營(yíng)困難的燃煤機組提供專(zhuān)項資金補貼,維持企業(yè)正常生產(chǎn)經(jīng)營(yíng)。征收特別收益金,效仿石油行業(yè)征收特別收益金的模式,設定征收煤炭特別收益金的煤價(jià)下限,充分發(fā)揮收益金的調節作用。加大對煤電去產(chǎn)能等工作支持力度,給予財政、稅收、金融等優(yōu)惠政策,減輕企業(yè)改革成本壓力。

相關(guān)文章

[打印] [關(guān)閉] [返回頂部]